代表伴生虫姬第七章离开

2020年09月17日 • 中医丰胸 • 阅读 1

伴生虫姬 第七章 离开“准备下吧。”“准备什么?”“我说的是心理准备。”“......”在接近午夜的时分,整个城市都陷

伴生虫姬 第七章 离开

“准备下吧。”

“准备什么?”

“我说的是心理准备。”

“......”

在接近午夜的时分,整个城市都陷入了黑夜的寂静,虽然偶尔有些霓虹路灯或夜店还亮着灯火,但也无法照耀到城市某些昏暗的角落。城市治安机械巡逻机正常的在城市的半空中滑来滑去,不时投下一束光柱,却也无法打扰一些小情侣的别样兴致。

一栋摩天大厦的背面死角,正是城市的灯火也无法埋没的地点,就算是城市治安机械巡逻机也会忽略的地方,此时却有两个隐秘的人影站在那里,他们就是石神铭和厄卡琳娃。

“据我观察,这里就是这栋楼的死角,既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巡逻机。”厄卡琳娃轻声说到。

“这不是废话吗,这里是这大厦的正后面,就算有人想从这里进去,这墙里面几米厚的合金夹层与防震装置可不是摆设啊,就算是ACbro穿甲弹都炸不开的。”石神铭瞥了她一眼,“就算楼上的玻璃也是钢化防弹玻璃,甚至比钢铁还坚固,难道你要......”

厄卡琳娃笑着看着他,挑了挑眉毛:“猜得没错了,我们的目标就是这栋楼的顶层露天平台。”厄卡琳娃抬头向上看了会,“我抽时间观察了下这座城市的三维规划图,经过多方面思虑才选定的这座大楼的。这座大厦算得上是这个城镇的比较高的建筑物,有200多米高,城市巡逻机也根本不会巡查到那个高度,并且顶层是有150平方米左右的露天平台,所以;刚好是我们锻炼的最好场合了。”

“那我们怎么上去呢?”石神铭眯着眼看着几乎耸入云端的楼顶,他或许已经猜到了。

“当然是徒手爬上去呗,放心吧,这高度摔下来只要护住头部,以你的能力是死不了的。”厄卡琳娃轻松的说道。

“这还死不了?200多米高啊。”

“只要你的头部不被破坏就死不了,当然,什么骨折啊,瘫痪一阵也是免不了的哦。”

“......好吧,我试试。”石神铭突然明白厄卡琳娃下午要自己吃饱喝足后睡一觉的原因了,看来今晚真的可能回不去了。

说起来,石神铭认为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被动反击的人,在危险来临时才做出措施并不是他的风格,并且自己从厄卡琳娃那得知危险已经徘徊在自己左右,什么时候来临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所以自己要做的是在危险来临时能够有充分的自保能力,从上次爆炸来看,如果当时不是自己运气好或没有夏云的帮助,恐怕自己就凶多吉少,还有那时的空中战场中那些强大的力量,自己显得是有多么的弱小无力,所以不管是生存安危催使还是什么的,变强就是自己现在的第一要旨。

但说到攀爬,先不说自己身上的五倍重力,就是这栋高楼玻璃与玻璃的拼合夹缝间的仅仅半厘米的落手点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本来自己还算灵活敏捷的身手此时却被压制得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了,“看来是个艰巨又持久的任务啊。”考虑了下,石神铭双手抓住身前浅浅的凹槽试着向上攀登下,但是仅仅爬了三四米,指尖就快承受不住身体与四倍重力的压力向下滑落,指尖也划得生疼,他又尝试了几次,指尖都被磨得青乌一片,结果却没好多少。

不过他也没抱怨什么,知道不可能很快成功,所以每次滑下来后又一言不发的从头开始。

......

“呼~呼~”喘着粗气,看着上面的楼层,似乎是个不可逾越的天堑,甚至石神铭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办到了,他甩了甩麻木且青乌的指尖,指尖片刻间便又恢复了白皙有力,并且隐隐间越发‘锐利’了,似乎他真的把那紫乌的淤痕给‘甩’掉了。

突然一股清凉之意从大脑瞬速流遍全身,让他精神一震,使之感觉四倍重力已经从身上消失了似的,身体再没有那种难受的压力和不适感,不过,饥饿感却涌上来了,石神铭应该明白了可能是自己已经适应了四倍重力,很可能是自己两次生死恢复强化给自己带来的好处,还有身体对这次磨砺的调整吧,身体素质已经比常人好太多了。

其实,神铭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强大,价值有多大,如果他的适应能力与强化速度被外界得知了,应该会吓坏一堆人的吧,毕竟这种身体提升能力的速度太恐怖了,就像人类从猿类进化的过程被他缩短了上百倍。

“加油啊,哥哥,我相信你。”‘卡兹、卡兹,’“不过要快点啊,都过了三个小时了。”厄卡琳娃站在楼下啃着薯片,毫无诚意的加油着。

“唉,我心领了。”拍了拍脸庞,石神铭打起精神来,的确,虽然迟疑了下,但现在放弃并不是自己的风格,“TNND,今天我和它耗上了。”啐了一口,咬咬牙石神铭又一次向上攀去。

不过当攀登到一定高度时,他突然愣了下,看了看当前的高度再对比以前很辛苦才‘抬升’到的高度,以前那种程度的高度现在竟然可以轻易办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压住身体的欣喜,石神铭继续全力向上攀登,不过最多又攀爬了十三四米,身体的疲惫感还是降临了,扣住玻璃沿的指尖还是没坚持多久;滑落下来,由于有点高,所以这次摔得有点重。

揉了揉屁股,石神铭站了起来;嘴角微翘——这是个好的开头,不是吗?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际已经开始微微泛白了,不过黎明到来前的时段却更加的安静,在一栋高达200米左右的大厦中间部位,一个人影正在卖力且缓慢的向上攀爬,没有借助任何工具。

借着微弱的光线,只能分辨出是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年,脸庞湿润无比,显然是被汗水给淌了很多次,嘴唇不停地咀嚼着,似乎在吃着什么,而两双手臂也在轻微的抖动,好像忍受着异常的痛楚。

适应了下现在的高度,石神铭微颤着手臂又向上个凹层抓去,很难想到这些不到半厘米的夹缝能够支撑他整个人的重量。

“啊,不好。”麻木的手指好像已经到了极限,使得石神铭又一次失手从高处掉落,咬在嘴里的肉干也掉了出来,眼角抽搐了一下,他瞬间瞄到自己与地面的距离足足有**十米,这个高度的自由落体加速度对他来说可不是闹着玩的。调整了下身体朝向,石神铭双腿向后面的玻璃一蹬,上半身也用力向后靠去,背部与腿部的摩擦阻力瞬间使身体的下落减缓,不过由于阻力的问题也使上半身因惯性向下抛去,麻木的手掌也撑着垂直的钢化玻璃墙面准备着,最后;在等到距离地面七八米左右时石神铭眼睛微微一眯;调整了下光线瞬间的变化后猛地跃出去,抓住早已瞄准的粗大树枝,然后转了个三百六十度减缓下压力后松开手跳下来,看起来整个动作流畅无比,潇洒无比,而刚刚作为缓冲点的树枝却在不停的颤抖,树叶哗哗作响。

‘啪啪啪’“不错,不错,跳得不错嘛,看来你很快就适应了嘛,看来你对身体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了。”厄卡琳娃坐在下面树丛里鼓着掌意外的说着。

“嘶~~我运动能力本来就很好,别看我是个宅,在学校可是练(逼)出来了。”抽了口凉气,石神铭嗞着牙说到,由于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全身上下早就紫青一片了,现在还能站着调侃已经很难得了,“不过这点伤应该回去躺一下就没事了。”他默默想到。

“好了,回去吧,今晚再继续。”看了看天色,小琳也觉得不早了,马上就会有人过来不管是上班还是早练什么的,有人看见会很麻烦的。

“呼~,累死为以后方便来青岛旅游出行做准备了,终于可以回去了。”疲惫的身躯将自己的恢复力都降低了,身上青乌的淤痕消退的速度明显没有开始时候迅速。

......

“今天的爬楼只能算作开胃菜而已,最主的要任务只是让你适应下身体压力的负载与锻炼下恢复力罢了,你基础稍微打了下,所以正真的‘大餐’才刚开始哦......”

当他们一瘸一拐的回到住处,石神铭已经累得精神恍惚了,厄卡琳娃的话他愣是一句没听进去,脱下衣服又强迫自己去冲了个澡后,便倒头就睡,也不管傍边是不是床,而厄卡琳娃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对他的睡意没一点影响。

“喂,你到底听进去没有?!喂!...算了,你好好休息吧,还能睡两个小时如果想上课的话。”看着进入深度睡眠的神铭,厄卡琳娃抿了抿嘴也不多做纠缠,轻轻嘀咕道:“唉,我也休息会。”便在神铭的身边躺下了。

清晨。

稀薄但好像死神在向他招手。可是后来他听了医生的话和韵的阳光斜泄进小小的窗户一角映在地板上,但是因为房间位置的偏僻,阳光的面积始终不能进一步扩张,不过从几点来看,今天有个不错的天气。

“额,几点了。”石神铭紧紧锁住眉头,头脑依旧有些困乏,使得以往的生物钟都推辞了不少,“我靠,九点了,这下翘了一节课啊。”一把抓起旁边的电子时钟,石神铭的睡意顿时全无,以往自己的生物钟会很准时的叫醒自己,所以很少定闹钟,并且自己也不是什么乖学生,翘课也干过几回没什么大不了,但听说今天几个‘大佬’会抽时间的点名,而且教导机构的那个人形暴龙也会过来,唉,自求多福吧,希望他们别第一节课过来......为自己祈祷下,神铭迅速地起床洗漱,起码还可以挽救下。

来到学校,发现学委教师还没有过来查到,并且上节课的老教授对学生面孔并不熟悉,使得石神铭蒙混过了关,暗自庆幸了下,也发现有点不对劲,也没多想;石神铭又倒在了课桌上舒舒服服的补起觉来,毕竟三个小时的睡眠看样子还是不够的。

“喂,神铭,别睡了,你知道小云今天怎么了吗?竟然没来上课。”在石神铭正准备进入免打扰模式的时候,有一群人突然不合时宜地将他围起来。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刚刚才来啊,还有;他没来问我干什么?”石神铭没好气的回到,被人打扰睡觉是谁都不会有好心情的,他也忽然知道不对劲的原因——没有看到夏云。

“你不是和他(她?)关系最好吗?并且你们两个第一节课都没来,害得很多人以为他被你怎么了,听说很多人还会来找你麻烦的说。”一个玩得还不错的女生幽怨的看着石神铭。

“......我插,怎么不说我被他怎么了,还有他没来就找我麻烦,这是什么道理。”石神铭被他们气乐了。

没管他们,神铭拿起自己落伍的智能机看了看,果然有夏云的未接来电,迟疑了下,石神铭还是发过去一个询问信息关心下。

“怎么了,夏云有说什么没。”有眼尖的同学看着神铭的动作不由的询问着。

“没,可能有什么事吧。”看了他一眼,神铭也不愿多说,那同学自然也回到座位上,不想自讨没趣。

等了一会,石神铭都没有收到夏云的回信,虽然满腹疑问,却也只能慢慢等待他的回复了。

“没看到那小子,我还挺想他的。”砸吧砸吧嘴,石神铭趴在桌上默默的想到。

--------------------------------------分割线----------------------------------------------

傍晚,晚饭过后,石神铭正为晚上的锻炼作准备,将厄卡琳娃准备的箱子用带子系紧,做两条可供背负的履带,虽然不知道这些她要做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帮她带上。

‘叮~~’一声提示声伴随着震动响起,看着手腕上的易携带智能机上面显示着夏云的名字,石神铭有种总算来了的感觉,心情也缓和了下来。

是条信息。

“神铭,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我父母已经连夜为我定下了去伊黎特瑞学院的飞械艇,快得都来不及同你道别,在恍然之余的同时我也很害怕很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

......还有一件事,是否真的忘了小时候的事吗?还有我一直想知道我在你心里是个什么位置,朋友,死党,还是...算了,可能仅仅是我个人的不合实际的幻想罢了,甚至你可能会应摆脱我了而感到轻松吧。

虽然我会这么想,但心里其实还是抱有一丝期望的,希望你会来找我,你也并不是普通人。

好了,谢谢这么久的陪伴......还有我喜欢你。”

看着夏云发过来的简讯,石神铭躺在床上久久无语,抿了抿嘴唇似乎要说些什么。

“唉,说些啥啊,简直像生离死别似的,又不是恋人,也不是又见不到了,真是的,......不过有点倒说对了,我倒是对暂时能摆脱你感到轻松点了,嘿嘿。”石神铭自言自语着。

随手将智能机从手上摘下放在一旁,石神铭双手交叉枕在脑后,“伊黎特瑞学院,你还真给我出了个难题啊,不知道学费都要多少。”苦着脸,他翻着个死鱼眼埋怨到。

......



复方鳖甲软肝片成分
朝阳牛皮癣治疗费用
泰州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