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魔道第一章线索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药方剂 • 阅读 0

枪魔道第一章线索营养

枪魔道 第一章 线索

“大哥”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左从文挺拔的身姿。

“你醒了”

“你怎么在这里”左从戎疑惑地问道。

“我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左从文被问得一愣,良久之后才缓过劲来,郁闷地问道。大哥照顾弟弟,难道还得要什么理由不成

“魔兽入侵不用你指挥么”

“”

“怎么了”见左从文古怪地盯着自己,左从戎难以理解地问道。

“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么”

“三天五天”

“”

“感觉好像昏迷了很久,不对么”

“你已经昏迷两个多月了,魔兽入侵早结束了,连师父都已经回帝都了。”

“什么”左从戎惊呼道。

“托你的福,大哥在医院陪了你两个月,结果还被某人给嫌弃了。”

“,嘿嘿,我这不是没了解状况么,谢谢大哥。”

“还算你小子有良心。你的紫苑姐前些天也回帝都了,作为帝都支援军的统帅,能在这里陪你一个多月,也怪不容易的了。”

“魔兽入侵怎么样了,那天搞过火了,都没帮上什么忙。”

“没帮上什么忙你可太小瞧自己了,拜你所赐,第八天之后魔兽大军就再没展开什么像样的攻击,最大规模的一次就是第十五天百余头高阶位的联合攻击,不过被索伯父拦下来了。强者阵亡四十三位,以这次的入侵规模来看,算是比较可喜的结果了。”左从文回道。

确实如左从文所言,当初如果没有左从戎出手,防线能不能守住都是个未知数,而现在不过牺牲了四十三位强者而已,虽然比起以往伤亡几乎多了一倍,可是按此次入侵规模来看,却着实成绩斐然。

“那就好。对了,这里是哪里,还在云城”

“是啊,难道还能趁你这种状况的时候送你回帝都不成。”

“那,我是不是耽搁大哥的婚礼了”左从戎沉默了片刻,歉疚地说道。

“也不算是,就算不陪你,大哥也不可能趁你昏迷的时候结婚。既然要结婚,怎么也得你们全到场才行,要不然多遗憾。”

“那还是怪我咯。”

“你要这么说的话,也对,如果不是你大哥估计都已经蜜月结束了。”

“”见左从文突然怨念爆发,悻悻地说着,左从戎顿时一头的冷汗。

“开玩笑。就算你没事,我也不可能结婚,还有正事要办。”

“正事魔兽入侵不是已经结束了么”左从戎一愣,疑惑地问道。

“都已经两个月了,怎么可能是魔兽入侵。说起来这事和你也有关系,要不然我也不会等等你醒来了。”

有人写的风流

“和我有关系”左从戎更加一头雾水地问道。

“你还记得你是因为什么昏迷的么”

“司空地”

“就是那天。你对那天的事情还有印象么”

“那天,我记得我感受到了司空地的波动气息,之后就昏迷了。”

“在司空地出现之前,你应该有看到月轮吧”

“嗯,他和司空地是一伙的。”

“是啊。我也和龙光寺那边联系过了,看样子是月轮的个人行为。”

“早知道就应该把月轮拿下来仔细盘问一番好了。”

“也不是什么收获也没有,我说的正事就是这个。”

“收获我们那天不是什么都没做么。”左从戎一愣,仔细回想了半天,也没能找出什么事先准备的细节。

“不是南半球偶遇那天,是月轮和司空地同时出现的那天,那天我和月轮交过手,所以我乘机在他身上安放了定位器。效果很不错,至少在我看来,找到他们大本营的几率有八成左右。”左从文自信满满地说道。

“找到他们的大本营”

“嗯。定位器一路上都没有中断信号,直到到达某个地方,才停下来,停了有两天时间,之后才中断了信号,大概是被他们发现了。所以这个记录的地点,至少有八成的可能性。最终地点是帝都西方的鬼城。”

“大哥的意思是,我们去鬼城探查一番”

“嗯,几年前你就说过,司空地的组织是与阵营军方为敌的,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很可能对阵营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两位神人的力量,任谁也不能等闲视之。”左从文郑重地说道。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更早一些做准备呢。”

左从戎明白,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左从文肯定不会等这么久。对于自己的性格,大哥有深刻的了解,至少如果听说司空地的事情,即便大哥已经去了一趟,自己也还是要去确认一番。并通过客户真实号、支付宝账号等登录客户的络支付工具发起转账支付大哥便是清楚自己的性格,所以才会等待自己醒来,陪自己一起去,即便这个等待很可能会让他错过追踪月轮与司空地的大好时机

“没有你的力量,光靠我一个人不太安全。”

“,大哥的婚礼怎么办”被这么温柔的对待,左从戎更加歉疚。

“只能压后了,司空地与月轮的事情宜早不宜迟,你这已昏迷就是两个月,时间已经拖很久了。再晚的话,很可能什么都查探不到。”

“对不起”

“说什么傻话。”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你刚醒来没问题么”

“嗯。”

“那就再等两天,东岭和菲雅都在这里,这次一块儿去,多个照应。”

“二哥和菲雅姐也去”左从戎惊讶地问道。

“嗯,这么些年了,咱们四个就没在一块儿聚过。好歹也有着七大佣兵传说的名号,再不做点成绩出来,还怎么对得起这个名号。”

“嗯,对。”

“好了,你先休息休息,我和他们两个说一声,顺便给帝都去个信,这件事非同小可,怎么也得通知一下师父才行。”说话间,左从文站起身来,准备就此离去。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左从戎与左从文两人商量结束不过三个小时,远在鬼城的一处民居中,另一番对话却针对性地给出了应对之策,如果左从戎在场的话,肯定会惊讶地发现,之前他们才商讨的事情,早已经被敌方探听地一清二楚。

“奥利西斯,帝都那边传来消息了。”

“什么事还得告诉我”奥利西斯皱了皱眉,疑惑地问道。

“是关于左从文的,两天后,左从文与左从戎、索菲雅、海东岭将会从云城出发,前来鬼城。”郭传风报告道。

“左从文两个月了,终于要行动了么。”奥利西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丝毫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问题感到忧心的样子,轻松写意地说道。

“你看”看不透奥利西斯想法的郭传风试探性地问道。

“嗯,我知道了。”

“你,眼下大哥重伤垂危,时日无多。大师那边恐怕也不便再出手了,乔恩已回帝都,来自帝都的压力也不可等闲视之,眼下能应对左从文的人”被轻描淡写地敷衍之后,郭传风不得不晓以利害,将眼前的现状讲了出来。

如果左从戎在场的话,肯定会笑出来。因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那天狂化攻击,已经让司空地重伤垂死,算起来的话,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没关系,我已经有应对之策了。”

“,难道你打算让那位出手”郭传风深深地皱起了眉头,猜测道。

“当然不是,他有更重要的任务,眼下还不是让他暴露的时候。而且,就算是他出手,击败那几人可能不存在问题,可要将他们全留下来,却是不可能办到的,到时候反倒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郭传风虽然说得隐晦,可奥利西斯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打哑谜似得解释道。

“我们培养起来的人,可没有人能拦得下那两兄弟。虽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与那两兄弟比起来,差距还是太明显了。”

“传风啊。我说了自有打算,自然是有合适的应对之策,你又何须自干其扰。放心好了,我这里还有手段。那人出手的话,比我亲自出手都要有效。”

“那人阵营里难道还有什么隐世不出的高手”郭传风一愣,疑惑道。

“算是吧。当初我和他比武,也不过侥幸胜了半招,说实话,那半招,也是他让我的,因为我能接下他百招以上。”

“阵营里还有这种人”郭传风顿时惊道。

奥利西斯是什么人,郭传风可比谁都清楚。即便是号称阵营第一高手的陈哲,恐怕比起奥利西斯来都有所不及,而能与奥利西斯过招百余还不落下风的人,又怎么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

“呵呵,这个我也不清楚。至我们要在球场上好好证明一下少在我来看,他的能力不可能是亚洲阵营会有的,就我所知,欧洲阵营也没有那么奇怪的能力。”

“你的意思是,美洲阵营”

“不确定。我们与美洲阵营素无往来,美洲那边到底有什么样的高手,什么样的能力,我也不清楚。这么稀奇古怪的能力,如果真要说,也只有美洲阵营有可能。”

“那”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自会处理。”

“是”未完待续。

上海哪家医院男科医院好
聚乙二醇化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的作用与功效
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