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与热是同窗九年的同学

2020年04月08日 • 中医诊断 • 阅读 0

洪与热是同窗九年的同学,两家又同住在一条街。别看热在班里最小,可她却在11岁时就拿了全国小学生作文竞赛一等奖,市长亲自为她颁奖。一时间热

洪与热是同窗九年的同学,两家又同住在一条街。

别看热在班里最小,可她却在11岁时就拿了全国小学生作文竞赛一等奖,市长亲自为她颁奖。一时间热不仅成了学校的功臣。也成了这条街上的新闻人物。

热,白皙清秀的脸庞,一双深邃的眸子藏着令你无法判定出她所掌握的知识领域有多宽,黄褐色的娃娃头不仅整齐端庄更带着几分洋气。洁白的牙齿镶嵌在她那红中透粉的唇间。不善言谈,一向稳重的她不仅大人们喜欢,更受到许多男孩的青睐。

文革期间,热是班里唯一一名被红卫兵组织拒收的学生。为这洪绞尽了脑汁想把热弄进来。他三番五次找人沟通,与老师拒理以争,辞退身兼的数职,通过在物资局工作的父亲为老师买紧俏商品,去老师家干活-----

不料,一个偶然的情况,洪的这些努力被热知道了,热急忙找到洪求证后,只听洪低声地说:“我怕你难过。”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五个再朴实不过的字,却让热一腔的血瞬间涌到脸上。她涨红着脸,快速地调整着心态,一脸严肃地谢绝了洪。让洪一年多的努力付之东流。

初中毕业后,洪根红苗正,又是学校红代会的干部,便毫无悬念的被分配进了隶属中央二级部直属的军工厂当了一名车工。热因父亲是右派,下放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两人瞬间有了天壤之别的距离。

离校那天,热悄悄地躲避着洪那炙热目光地搜索,满眼含泪一路小跑地朝家奔去。

盛夏的傍晚没有一丝风,晚饭过后,人们都摇着蒲扇到院子里乘凉,只有热躲在屋里手里翻着不知看了多少遍的小说不肯出来。

突然小妹冲进屋冲着热说:“洪哥哥在外边等你呢。”热急忙扔下手里的书向门外走去。突然她止住了脚步对小妹说:“你去告诉他,我没在家。”小妹答应着向门外跑去。

听着小妹渐渐消失的脚步声,热的心如泛着涟漪的湖水。这一夜她想了很多很多------

一连几天,热与洪打着游击,回避着洪的一次次相约,心慌意乱地整理着下乡的东西。洪的多次来家终于被细心的爸爸发现端倪。

晚饭后,爸爸说:“热儿,和爸爸出去散散步吧。”热答应着,父女俩并肩向大坝走去。

一路上只听爸爸说:“热儿,对不起,是爸爸影响了你。爸知道如果不是爸爸,凭我的热儿这么优秀,是决不会输给任何人的。不过没关系,农村更锻炼人,看你哥哥姐姐不是都很好吗。”

热偷偷地试去了满脸的泪水,哽咽地说:“不是的 。爸爸你不用安慰我,放心吧,不就是下乡吗。”热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

“我知道,我的热儿到哪都是最优秀的。看你带了那么多的书,要是累了就少学点,别累坏了身体。”热答应着。

突然爸爸放慢了脚步说:“热儿,能告诉爸爸,为什么 这么多天都躲着不见洪?”

“爸爸,洪被分配到军工厂上班了,听说政审挺严格的,我不想给他找麻烦。”

“做得好!我的热儿就是不简单,真的长大啦。不过你也别总是躲着,要和洪说清楚,让他明白你的心意,理解你才好。”

热爽快地说:“爸爸,我知道了。”

父女俩站在大坝上,望着洒满银光的大地继续着他们的悄悄话------

又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大地仍被太阳的余热笼罩着。

大坝上,一双被斜阳拉长的影子在高大挺直的白桦林里悄悄地移动着------

共 12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的这篇作品写了文革期间一段无法实现的爱情:根红苗正的洪锲而不舍地追求着右派的女儿同班才女热,内心涌动着爱的热为了不影响洪,一次次违心地拒绝着洪,热的爸爸看到这种情形,称赞了女儿的选择,紧扣小说主题:爱不意味着拥有。其实个人所见,作者也是在叙述中被一种悖论所困扰:既要肯定热和父亲对爱的高尚诠释,也要控诉特定年代对爱的戕害。只不过作者使用明线歌颂了爱的另一种感动,而把对错误时代的控诉隐于背后。总之,小说所蕴涵的信息量是很大的。在语言运用上,体现出了小小说语言使用凝练的共性,彰显了作者的文字使用功力!推荐欣赏,感谢赐稿,问候冬安,期待更加精彩!【东北风情编辑:煮文成趣】

1 楼 文友: 2015-11-22 22: 6:26 歌颂爱的另一种感动与控诉荒唐年代对爱的戕害,如此大的而且似乎难以共融的两个主题被朱暖老师有机地结合到一篇小小说之中,足以表明作者对主题领悟之深厚,驾驭小说结构和人物能力之强。感谢朱暖老师!

2 楼 文友: 2015-11-2 07:22:42 十分感谢老师对朱暖习作的肯定。欣赏您编按的精彩!朱暖学习了!问候老师冬日快乐! 开心快乐每一天。洛阳治疗癫痫病方法雅安十佳癫痫病医院扬州治疗白癜风费用

双侧颈动脉内中膜增厚并斑块形成
经常痛经怎么办
长春妇科医院那个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