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士第四百三十二章当之无愧之第一拳

2020年05月07日 • 偏方秘方 • 阅读 2

天才相士 第四百三十二章 当之无愧之第一声音一落,那些覆盖在擂台上的符箓嗤的1声悉数无风自燃,火光爆射,光芒灼热夺目,而天际上的朵朵乌

天才相士 第四百三十二章 当之无愧之第一

声音一落,那些覆盖在擂台上的符箓嗤的1声悉数无风自燃,火光爆射,光芒灼热夺目,而天际上的朵朵乌云犹如是被这火焰的温度冲破,瞬间消散,如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景门开,杜门闭,休门阖!生门出!”林白没有随着诸人庆祝,而是抬头仰望着正在散却的乌云,口中不断轻叱一句句犹如命令一般的话语。

右手中食两指并拢,不断在身前挥舞,而左手则是牢牢的摁在先天洛书之上。被诸人调动的天地元气如同泉流般涌进林白体内,而后按照林白的意念力和对术法的控制,1diǎndiǎn的朝着擂台处的八卦锁处涌去,催动八卦,磨灭阵眼!

与此同时,开封市地下的龙脉在八卦的运转之下,开始缓缓朝着清明上河园内灌入地脉气息,带着不为人知的神秘规律开始缓缓将七星拱日大煞阵法的余威从地下逼出。

“万物无形,归于根本!”天眼扫视到地脉气息已冲进擂台处阵眼所在之后,林白突然起身,双手围绕在胸前,双眼直视,口中厉声叱道。

声音1落,天空上的那无穷无尽的乌云,刹那间便朝着四下散却,就像春风吹散浮冰,消散于无形之中。而那七颗星宿的光芒渐渐的也被太阳之光芒盖过,天地之间再无任何异象。清明上河园内阴风散却,空气重归以往温度。

“阵破了!我操,阵真的破了!”围观的人看着天际的蔚蓝色泽完全癫狂了,无数双灼热的眼神盯在林白后背上,心中慨叹莫名:牛逼到这一步,已经不需要任何理由了!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灼热的光芒尽情的朝着地上倾洒,早春的阳光虽然凶猛,但还没到那种叫人觉得灼烧的地步,晒在身上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清明上河园广场的国际奇门江湖中人纷纷瘫倒在地,面上带着傻呵呵的笑容仰头望着晴朗无垠的天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这样简单的享受竟然成了人生最为期盼之事!

七星拱日大煞局就这样被破掉了,如果不是地面上还是一片狼籍,到处都是破裂的大理石碎屑的话,即便有陌生人进来,都不会注意到这里刚才居然发生过如此震天动地的事情!

喘息很久之后,所有人终究恢复了清明,然后开始迅速的朝四下扫视!他们不会忘记是谁把他们从死亡的悬崖边沿生生扯回。

但诸人眼光一看到林白,顿时吓了一跳,只见林白此时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额头满是冷汗,浑身上下的衣服也尽皆被汗水浸湿,紧紧的粘在身上,整个人就像是刚刚从水里面捞出来还没来得及擦洗的落水之人一样。

“林大师,你没事儿吧?”很多人朝着林白涌了涌了过去,看着林白关切问道。如果不是林白在,他们这些人早就死在七星拱日大煞阵法的威压下,这份恩情,任是谁都不敢忘记!

林白连手指头都懒得动弹,微微睁开1diǎn儿眼皮,轻声道:“没事儿,休息片刻就好了!”

“林白xiǎo子,从地上爬起来和老夫一战!我要让你知道到底相术正统是在何方!”正在诸人听闻林白没事儿,感到稍稍宽慰之时。朴友河不知死活的声音突然传来,凶巴巴的推开诸人,凑到林白身前,恶言恶语恨声道。

这老xiǎo子之前一口气被气晕了过去,是以被李顺载抱着躲在一边,喘息了好久刚才苏醒过来。眼见得此时林白面色苍白躺倒在地,只以为自己的机会终究来了,挣扎着病怏怏的身体,朝着林白所在的位置便冲了过来。

“师父,您……”李顺载此时都替朴友河有diǎn感到惭愧了不管怎样,都是林白拯救他们在先,如果没林白的话,他们这些人连命都保不住了!可是自己这师父刚刚1醒来,便要找救命恩人的事情,不管是于情还是于理都实在是太説不过去了!

朴友河一见李顺载拉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厉声吆喝道:“好啊,你这个臭xiǎo子,胳膊肘学会往外拐了!林白这xiǎo子到底是给了你多少好处,才让你……”

话刚一出口,朴友河便觉得有diǎn儿不大对劲,好像自己周围的气氛比较奇异啊!为何这么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话説好像自己也没有去偷他们兜裆布或者是做出扒灰这种事情啊,怎么着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这么多人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好像要扒了自己的皮一样!

“香蕉你个巴拉的!居然还敢对林大师这么不恭敬!我看你这老xiǎo子是活的不耐烦了吧?!”从人群里面挤出来一个非洲弟兄,浑身黝黑,犹如一段铁塔,挥动着钵盂大xiǎo的拳头,在朴友河面前比划来去,脸上带着忿忿之色,怒气冲天道。

这边话音刚落,便从一侧又挤出来一个拉美洲的兄弟,浑身红绿缠绕,到处都是刺青,看上去威猛非常,捏着手里的一根棍子,冷然瞟了朴友河几眼,1握拳头发出嘎嘣嘎嘣之声,厉声道:“老家伙,你是不是身上皮痒痒了,想找虐?”

怪哉!怪哉!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朴友河朝着四周张望,刚想把李顺载拉出来替自己挡挡风头,可是却看到李顺载红着脸朝人群里面钻了进去,连头都不带扭的居然朝着清明上河园外面就走了出去!

“林白,有胆的就起来,和我比划比划,看我今儿怎么整理你!”朴友河迷糊啊,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打死心,心想要是不趁着林白受伤这机会把仇给报了,那以后可就没机会了。便撞起胆子,朝着林白重又厉声开口道。

话音刚落,那拉丁美洲的兄弟就忍不住了,一棍子朝着他的脑袋就敲了过去,一边敲,一边怒声道:“你这老东西还没完没了了,想和林大师比斗,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揍这老狗日的,居然还想着对咱们的救命恩人下手,不好好给他一diǎn儿教训,我看这老东西是涨不了记性!”那如半截铁塔般的黑人兄弟也是恼怒异常,呲着白牙朝朴友河就冲了过去,先揍两个熊猫眼,然后几拳便把他放趴在地。

有了两人当榜样,围着的其他人也慷慨激昂起来,朝着躺倒在地的朴友河处便围了过去。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老拳多少脚板跺在了这老家伙的身上,眼角眉梢均是带上了伤疤,那样子叫一个凄惨,犹如清明上河园里的花卉,万紫千红,霎是显眼。

看着诸人愤愤然的样子,林白不由得也哑然失笑。果然,这世上人的本性也都还是好的,不是时候所有人都像朴友河和陈北煌那般,丧心病狂或者是不要面皮到了极diǎn。

“诸位,先停一下!要是有觉得不过瘾,可以等会儿再继续!”沈凌风笑着让诸人停手之后,朗声道:“下面我们就来商讨一下此次国际相术大赛的名次问题!不知道入围决赛的这几位选手是打算继续比下去,还是説?”

“我不比了,我推荐林白第一!”张三疯闻言一愣,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沈凌风沉声道。

话音1落,场内一片寂静,然后瞬间爆发出一阵掌声,之前林白的表现,诸人都看在眼里,那手段,那实力,绝对是前来参赛的国际奇门江湖中人的第一人。而且他还为了救下场内这些人的性命身受重创,谁要是还提议比赛,那就是良心被狗吃了!

“我放弃比赛,提议林白先生为本次国际相术大赛第一名!”

“我附议!”

入围决赛的那些人没有半diǎn儿不舍之色,朝着沈凌风沉声开口,无论是哪个人此时对林白都可以説是心悦诚服,如果没有林白,自己这些人现在绝对不能还这样站在这里。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放弃比赛,推选他为第一又算得了什么!

“请问还有人有没有其他的意见?”沈凌风脸上按捺不住满是喜色,朝着台下诸人沉声开口问道。林白这次的手段,不但赢得爽利,而且也彰显了华夏相师自身的品格,叫人欣慰!

台下寂静一片,沈凌风停顿一下以后,慨然道:“好,那我宣布,此次大赛第一名为林白选手!”

场内掌声雷鸣般响起,所有人都面带笑意朝着主席台一侧望去,但张望良久却是没有发现林白的身影。诸人见状不由得有些惊讶,转头朝着擂台处一望,却是愕然发现,林白竟然躺倒在地沉沉睡去!

笑声四起,所有人脸上都弥漫着喜色。在这紧要关头,这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居然还能够睡得如此香甜,心理素质果然也是第一流的!

增生性关节炎严重吗
骨折恢复后还痛是怎么回事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电话多少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